共振(1v1 h) - 38分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顾初九起床换好衣服去洗漱,刚打开卧室门就听见厨房有轻微动静,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是吴婶在做早饭。
    “吴婶,早。”顾初九走到流理台前,看吴婶把锅里的煎蛋翻了个面。
    “初九,起来了啊。”
    “吴婶,周谨南来了,要麻烦您多做份早饭了。”顾初九睁着大眼睛冲吴婶笑,乖巧讨喜,“他的鸡蛋得单面煎。”
    吴婶点点头,手上的动作放的更轻,和顾初九低声说道,“周先生来了啊,哎哟夭寿哦,我清早来时也没注意,不知道有没有吵醒他。”周谨南话少喜静,吴婶评价他是她最难相处的雇主,没有之一。偶尔在这里碰见周谨南,吴婶基本都不说话,做完事早早就走。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我都没听见你来了。”
    烤面包机弹出两块焦黄的吐司,沁出奶香味,顾初九扬鼻嗅了嗅,“好香,我先去洗漱啦,吴婶。”
    “诶,去吧,弄好赶紧来吃饭,别忘了把周先生也喊来,今天可是工作日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点头应好。路过客房时她伸出手,对着掌心哈了口气,决定先去浴室洗漱再来角周谨南起床。等她收拾妥当出了浴室,就看见正从客房出来的周谨南。周谨南对她点了下头,侧身关上房门。
    “吴婶喊我们去吃早饭。”顾初九站在他面前,发现他脸上完全不见刚醒的迷蒙感,看来已经在客房的浴室洗漱过了,整个人一丝不苟,干净清冽。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他说话时,顾初九闻见了客房浴室里薄荷牙膏的味道。她的是橙子味的,没有这么好闻。
    周谨南先往餐厅去,顾初九跟在他身后像只小尾巴。
    “周先生。”吴婶把餐盘和咖啡端放在周谨南面前。
    他和顾初九的早餐是一样的,都是煎蛋,烤面包片和火腿,只是他喝的是咖啡,顾初九的是牛奶。
    “吴婶,还有咖啡吗?我也想喝。”顾初九平日是不喝的,咖啡机太麻烦,今天倒是能沾一沾周谨南的光。
    “有,我再去煮。”吴婶转身往厨房去,就听见身后周谨南说,“不用了,她喝我这杯。”
    周谨南把咖啡放在她面前,换来了她的牛奶,“你喝吧,时间比较紧,该上学了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点点头。吴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份内工作准备得不齐全,“周先生不是喝不惯牛奶吗?我再去煮一杯,很快的。”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周谨南已经拿起奶牛抿了一口,上唇沾了些许奶渍。
    吴婶没再说什么,看了眼顾初九便默默回了厨房。
    顾初九双手捧着咖啡杯啜了一小口,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。她咽下苦涩,不舍地舔了舔唇。
    顾初九的高中离周谨南就职的大学很近,周谨南把她送到学校门口,她看着白色的轿车慢慢消失在视线内,转身进了学校。
    *
    距离高考还有1个月时,三模考如期举行。考试完全按照高考的模式和时间,考完的第二天,老师们集中改卷,高三生得了半天假。顾初九在家蒙头大睡,醒来时已经艳阳高照。
    她找来手机看时间,却发现了一条周谨南的短信。
    【在学校?】
    发送时间是早上八点半。
    顾初九赶紧坐起身回复,【昨天三模考结束,今天学校放了半天假,我还在家里。】
    很快,周谨南的电话打了过来。顾初九清了清嗓子,接起电话,“喂。”
    “中午我回家接你出来吃饭,吴婶今天请假了。”他清冷的嗓音隔着电话传来,像山间的凉风揉进顾初九的耳朵。
    顾初九下意识地捏紧手机,“好。”
    “嗯,先挂了。”
    顾初九听见电话那边有人在同周谨南交谈,还没等她听清周谨南说了什么,电话就已经被掐断了。手机回到初始界面,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将近11点,顾初九赶紧起床洗漱。
    …
    周谨南接到顾初九后又回到洲际酒店,两人一起穿过那扇旋转门。他带她进入五楼的一间包厢,顾初九看见了一桌子的美食,还有一个穿花衬衫的艳丽男人。
    “你女儿接来了?”那人与周谨南说话,却对着顾初九笑得轻佻。
    周谨南没有说话,顾初九跟在他身后朝那人看了一眼,即使不喜欢他给的定位,但也十分礼貌地笑了笑。
    男人冲她回以挑眉,顾初九收回目光低下头,又听见他一声轻笑。
    周谨南已经走到圆桌的右侧落座,他曲指敲了敲身边的座位,朝仍站在原地的顾初九示意,“过来坐。”
    “啧,真是看得紧。”男人手肘撑在桌子上,手背托着下巴,换了个姿势坐着。他的眼神在周谨南和顾初九两人身上转了转,开口道,“阿谨,不介绍下?”
    这是顾初九第一次听见有人这般亲近地唤周谨南,她的手指下意识地扣了扣校服裤子。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,宋时。”身边的周谨南与她介绍。
    “宋叔叔好。”顾初九朝宋时笑得乖巧。
    宋时摸了摸下巴,眼神有些玩味地转向周谨南,“她平日也喊你叔叔?”
    周谨南偏头看了顾初九一眼,见她正垂着眼皮看面前的餐具。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周谨南动了筷子,不再言语。
    *
    顾初九回到学校,课桌上是已经发下来的三模考试卷。她拿起来看了看,数学和理综正常发挥,语文一般,只有英语惨不忍睹。她合算总分,离清北还差得多,重本也需要再努努力,不过现在的分数上南大肯定是够了。
    班长正在后黑板张贴同学的成绩和排名,他手里的透明胶带没拿稳,掉在地上滚到顾初九脚边,挨着她的鞋转了两转停下来。顾初九弯腰捡起来,走过去递给班长。
    “两张纸刚对齐,你帮我贴一下。”班长两手摁在后黑板上,两张拼接的A4纸讲讲对齐,此时的确再腾不出手来贴胶布。
    顾初九回座位拿了手工剪刀,剪出六条一指长的胶布,贴上纸张的四脚,还剩两条粘在两张纸的拼接处。
    “你这次数学考得不错,就是英语有点可惜,拉了你的总分。”班长指着第一页的中间位置,顾初九排在班里第17名,年级160名,数学全班第二,年级第五,英语全班垫底,年级800多。
    “嗯,偏科是有点严重。”顾初九把胶布还给班长。
    班长瞧见顾初九清丽的小脸上,漫不经心的模样不要太明显,只以为她是不好意思,“要不我给你补英语?”
    顾初九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,“不用,时间宝贵,你好好复习。我如果有什么不会的,就问我后桌,他这次全班第一。”
    顾初九指向她后桌正趴着睡觉的同学。
    班长看了眼那位睡着也一脸戾气的同学,点头没敢议论什么。再看顾初九已经回到座位,班长便也走了。
    顾初九倒是心情很好地整理桌上的试卷,英语试卷被单独放一边,第一节就是英语课,老师肯定要讲。
    顾初九中午没有午休,午饭结束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周谨南直接送她回了学校。现在离上课还有一会,她趴在桌上小憩,谁知道直接睡到下课。
    英语老师一脸不认同地把她喊醒,给人带去了办公室。
    “你英语拉分太严重了,以后每周六来找我一趟,还剩一个月,能补多少是多少。我会亲自给你家长打电话说明。”
    英语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士,因为教学习惯,眉头总是蹙着,让人感觉很严肃。她完全没给顾初九选择的权利,说完便让她回去。顾初九呆着脸走出办公室,瞌睡在老师说要给周谨南打电话的时候,一溜烟跑得干净,但脑子还是有点懵。
    该怎么和周谨南交代,她英语才考了38分。
    姐妹们,请大力投出你们宝贵的珠珠吧,
    努努力,马上九九就可以登录新文榜,开启新征程啦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