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振(1v1 h) - 交融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周谨南强势侵入。在性事上他是一贯地霸道蛮横,恰逢心情好时,也与人逗弄一二,等弦绷得紧了,二话不说提枪便是操干。
    顾初九侧身被他这深度一入,戳得浑身好似过电,脚趾都不禁勾曲使劲。
    她早巴不得他进来,身体里面渴得发慌。可等他真刀真枪进来了,她却一口吃不成胖子,甬道软肉争先恐后地嘬咬火热根茎,逮着他来回吸吮。他又长又硬,穴外还余小截难以容纳。
    周谨南一手摁住她的胸,一首拉扯大开她的腿,挺着下腹往她穴内使劲挤。他抽插时并没有拔出多少,像是借着深入浅出的动作打幌子,纯粹想试探、挖掘她的底限。
    一直顶入宫口,整根算是全进去了。周谨南凑近吻她耳后,放开锢住她腿的手,摆着她的双腿并拢,手按上她胯骨下两寸,带着力气挤压她的身体,连带埋在她身体里的他也能感受到下压的重力。
    稚嫩狭窄的阴道,因为外力变得愈发紧致软绵,湿热且滑腻的触感逼得周谨南没动也止不住地轻吟出声。
    他克制地喘息就在顾初九的耳蜗中盘旋荡漾,低沉性感,好听得她情动难捱,激出一身薄汗,体内更是连着淌水。
    周谨南蹭着她穴中湿滑开始抽插,这次不再是埋在里面不舍得退地层层深入,反而大开大合地拔出、插入,全是生理本能,用得也没什么技巧,只凭嚣张的蛮力凶狠地满足两人的浓烈情欲,催着彼此上瘾。
    顾初九被他入地抑不住呻吟,随着他动作的幅度一点点把自己蜷起来。
    周谨南穿过她颈下的手从她胸乳上收回,横去她的双肩,用手臂控制着她,不许她动,更不许她躲。
    偶有黏腻的水液被带出,在肉体撞击的清脆啪啪声中,被溅到顾初九的腿根、屁股,再被他贴合时送来的下腹一次次擦拭。无心的碰撞根本擦不净皮肤上的水渍,黏糊的液体逐渐被蹭开,沾得两人身上都有。
    “爽吗?”周谨南下体动作时,偏头去吻她侧颈鼓胀起来的筋。舌尖舔舐过去,换得她身体一阵阵的颤,他在她身体里感受得再清楚不过。
    “嗯,嗯。”她抖着声嘤咛,活像只被欺负惨了的猫儿。
    周谨南不禁想抱抱她。
    顺着揽她肩的手,周谨南把她从后紧抱在怀里,带着她一起坐起身。
    还是后入,连接处都没分开,只是从侧躺变成坐姿,他的手掐着她的腰,他的腿从中间分开她。两人无疑交合地更深,也更紧密。
    他没停止,从下往上一次比一次深入地顶弄她,加了些技巧,三浅一深或五浅一深,没个定数。
    这个姿势让顾初九的腿使不上劲,只能跟着他的动作上下颠簸,适应他的时而轻缓,时而凶猛。他温柔时让顾初九贪婪犯馋,猛烈时又让她懵着脑子想要逃离。
    眼前漆黑一团,她看不见他,也摸不到他。
    “周谨南,我想正面和你。”顾初九被顶得气喘,手往后抚上他腹部肌肉,讨好地商量。
    周谨南抬手按住她在他腹部流窜的小手,身体停下律动,将她放到床上后起身下了床。
    顾初九不明白,刚要问就见他拧开了床头灯。
    暗黄温柔的光在周谨南身侧照出一圈光晕,顾初九抬头眯着眼适应,先看见他已经脱光了,沉静的黑眸眼盛着赤裸欲色,再往下还有他胯间挺直成角的硬物,微微摇晃。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周谨南站在原地,冲她伸手。
    顾初九收回视线,向他递出手掌。
    手心与手心相贴,都一样火热。
    她借着周谨南拉扯的气力,软着腿爬去床边,动作还没稳就被他一把抱起来。周谨南一手从下往上脱掉了她的连衣裙,黑色蕾丝的胸罩早就被解开,顺着一起带掉,被他扔到地上。周谨南这才松开了牵她的手,双手捧住她的臀瓣。
    “内裤脱了。”
    顾初九一手搂抱着他的肩,另一只手艰难地褪下内裤。刚曲腿脱掉一边,男人已经等地不耐,不管另外一条腿弯处还挂着内裤,就急急调整两人身体贴合的高度,把炽热阴茎抵上了湿哒哒的穴口。
    情欲浓烈,入得轻而易举。
    顾初九小腿微搐,再勾不住将要坠落的内裤。
    “正面插你更爽吗?”周谨南嘴上问她,转身脚上走了几步,一边抽插一边颠她。
    她说不出话。这些个连串的动作让交合越来越深,顾初九多少有点难受。
    不过那又怎么样呢。顾初九蹙着眉想,口鼻断断续续地吸气,下身配合地用力收阴,小腿也在他身后使劲勾缠。
    爽到极致就是有些难受,这种感觉她爱极了。
    怀里这个骚情重欲,满口荤话的周谨南,她也爱极了。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周谨南把她抵上墙。
    “唔,凉。”顾初九的后背和前胸,冰火二重天。
    “马上就不凉了,抱好我。”
    顾初九听话地用双臂圈住他的脖子。
    他马上开始了一波强过一波的动作,这次没了花样,仅靠姿势的帮助给二人获取多重的快感。
    顾初九被他顶得稳不住身,小巧的胸乳也晃晃荡荡,正对着周谨南的脸。有时动作太猛,乳尖能直接蹭上他的下巴。
    时不时无意的摩擦最是撩人,这样敏感的地方让顾初九难以自持,咬着唇也遏抑不住呻吟,身下涌动的暗潮便报复性地全往作恶的灼人热铁上喷涌。
    周谨南本就站得离床头灯很近,光线从侧打在她身上,她的表情和动作他都看得很清楚。
    眼前这两团缀着红果的水滴颤巍巍地晃,更刺激得他眼热心盲。他张嘴含住一颗站立的果实,品出少女自带的清香,口腔不禁分泌津液,他翘起舌尖上下左右挑逗拨弄,恨不得整颗吞咽下。
    顾初九被他嘬得汁水横流,想要尖叫。
    周谨南松开勾缠她的舌,启齿咬住她胸上软肉,左左右右地磨。他下体插入的动作越发加快,顾初九知道他是要到了,于是挺着胸与他交颈相拥,嘴唇在他耳朵上轻吻,在他肩膀上啃咬,忍着胸上的刺痛感和身体的快感,用脚跟轻抚他的臀和腰窝。
    对身体的熟悉是彼此的,做爱的愉悦也应该是相互的,周谨南让她舒服,她也想让周谨南更爽些。
    周谨南明白她的动作,没有阻止,或者此时根本无心阻止,他完全放任自己沉浸在这场激烈的性爱里,这场完全意义上的灵肉交融中。
    这种感觉,他说不出的好。
    越想脑子越热,尾椎骨都是酥麻的,临界点提前到了。
    顾初九只觉得身下的穴口都酥了,阴道也胀得发麻,猛烈快感逼得她再也顾及不上周谨南身上的敏感处,两只小腿在他身后僵直地交叠着,腿根用力死死卡住他的腰,整个人不再有动作,体内却无尽翻腾。
    顾初九此时舒服得想哭,也崩溃得想哭。根本说不出的感受,哭和笑都不能表达出来,她什么也想不到了,脑子都成空白的。
    突然,周谨南猛抽身出来,她身上一热,终于从窒息感中逃脱。
    周谨南卸了力气,微喘着气将头贴上顾初九的肩窝。他放任身体压倒在顾初九身上,全凭顾初九后背抵着的墙支撑两人。
    他俩都刚达高潮,余韵让人恍惚,让人懒得动弹。
    顾初九一手揽紧他,一手往下摸摸肚子,摸了一手温热粘腻。原来是周谨南没有戴套,白浊浓稠的液体全撒在了她的肚皮上。
    【深夜云开车,我怎么看自己这么心酸?】
    算了,九九爽了也行!!!
    留言最多都在说“ㄐ”,是个注音符号,但真的很形象。(我的恶趣味哈哈哈哈不要介意)
    今天太晚了,没捉虫,咱明个白天搞吧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