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振(1v1 h) - 长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周谨南喊两人吃饭时,不过才下午四五点。顾初九只在清晨吃了碗面条便躲去酣睡半日,现在早是饥肠辘辘。
    给宋时开了瓶红酒后,周谨南又进了厨房。等他把饺子也端上桌,发现宋时已经拉着顾初九喝了不少。
    他一落座,顾初九就乖觉靠近,抬着微醺的眉眼确认身前人后,忽地倒向他的肩膀,双手还从侧面圈住他的腰。
    “醉了?”
    顾初九摇头,眉头紧蹙,“周谨南,宋时总是和我说你马上要给我找后妈了,好烦他。”
    被她倚着的右半边肩保持不动,周谨南伸出左手舀了几个饺子和一勺白汤,递给她,“没吃饭就敢喝这么多。”
    顾初九鼓着脸颊,哼道,“省得都被宋时抢去喝。”
    “啧,我还以为是过年妹妹发善心,想来陪哥哥喝两杯。原来竟是担心我喝光阿谨的存货,真小气哟。”宋时喝红酒就跟喝白开水一样,把小姑娘一杯杯灌醉,憋屈一下午的心终于舒畅了。
    “酒我存得多,今晚喝不完你不要走了。”周谨南没看宋时,低头见顾初九不肯接他手里的碗,便用瓷勺舀着汤水喂她。
    宋时盯着他的眼里荡出笑来,“周谨南,有你这么护犊子的?”
    顾初九不肯喝,偏头盯向宋时,语气凶狠又嘲弄,“嫉妒吗?单身狗。”
    宋时一时无言,愣怔片刻气得笑了,他看向周谨南,“你平时就这么教她的?我怎么说也比她大十来岁,不算长辈,也不能喊我单身狗吧?”
    周谨南看他,“不是么?”
    “得,得。”宋时双手举在脸旁,空摆两下,“你俩夫妻一心,我惹不起。”
    顾初九闻言,满意了。
    周谨南不再管他,把瓷勺挨边搁进碗里,又将碗放回餐桌,指节敲了两下桌面示意顾初九,“吃完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看着白瓷碗抿了抿唇,她在他肩膀上偏转脑袋,视线往上抬,落在他的右侧脸,“周谨南,你从来都没和我否认说你不娶习姗。我刚问你,你还打岔。”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会娶她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看周谨南平静的神情,不像骗人,心里那口气终于顺了,但还是轻哼一声,“你跟我说什么呀,你什么都不和我说,只会让我喝汤。”
    她嘴上虽是不满,但还是老实地坐直身体,双手端起碗。
    宋时在旁喝酒,眼神却是观察二人,看顾初九真的小口小口地吃起饺子来,心中不禁默然:他要是有周谨南这般不动声色便驭了女友的功夫,习姗早八百年成他老婆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顾初九被周谨南盯着吃了一小碗饺子后,才被允许去客厅醒酒。等宋时和周谨南吃得差不多,话也聊干了,她看了眼电视,联欢会才刚开演。
    周谨南从卧室出来,见宋时已经等在玄关。他走去客厅,蹲在趴着醒神的顾初九身边,“宋时喝了酒,我开车送他,你在家等我?”
    顾初九立刻坐起身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    周谨南点头,“外面很冷,穿件羽绒服。”
    顾初九颠颠跑去卧室。
    三人一起出了家门,周谨南驱车,顾初九上了副驾驶,宋时闭着眼睛在后排假寐。
    街上空无一人,往来车辆都很少,周谨南的车速比平时快许多,十来分钟便绕过城心环岛,又继续往西。他没开音乐,车里很静,顾初九一直盯着窗外看。
    “找什么?”周谨南问她。
    顾初九仍是保持转头往外看的姿势,“吴婶说前阵子在城西二环路上见到了之前丢的一只流浪狗,我看今晚能不能碰巧遇见。”
    后排的宋时也睁开眼,偏转视线往外。
    汽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来,宋时下车伸个懒腰,也没招呼了,直接转身往小区走。
    周谨南带着顾初九拐回原路。
    五分钟后,周谨南将车停在二环路尾,“时间还早,下去走走,看能不能碰见流浪狗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略微诧异,还是点点头。
    深冬时节,夜风都开了刃,顾初九一下车就冷得缩了缩脖子。
    周谨南给她戴上羽绒服后悬着的帽子,指尖捏住下坠的帽绳在她下巴处系了个蝴蝶结。
    顾初九仰着笑盈盈的小脸等他动作。
    他刚收回手,顾初九便双手一齐捉住了他还未放下的右臂,“挨紧点,更暖和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两人将这条安静的长街从尾走到头,顾初九腿都酸了,也并没有见到那只落跑的小狗。失望攀上她的眉眼,她转回头看走过的路,街边的灯照亮了每一处,树下、楼前、还有空旷的街道两旁,皆是空无一物。
    明知也只是来碰运气,但在确认结果后还是不免气馁,有些伤心。
    她与那只无依无靠的流浪狗没多少缘分。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周谨南唤她。
    许是酒意上头,或是这长街太过寂寥,顾初九的心底莫名起了波澜。她将视线收回,仰头望着身边的周谨南,对上他黑沉的眸色,又低下头伸出双手抱他,“我找不到它了。”
    “明天我们再来找。”
    “它在寒冬每日流浪,无处可去,会不会……”顾初九不再说。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周谨南明白她未说出口的话,抬手在她肩头轻拍,“说不定已经被人收养,现在正在新家过年。”
    他低声安慰,顾初九在他怀里点头。
    “希望它和我一样,遇见一个像你这样好的人,给它一个家。”
    顾初九明白,不管是明日,或是后日,或是日日都来找它,想在偌大一个南安找到这只居无定所的小流浪狗,无异于海底捞针。
    在这样大的城市里的,“失去”这个动作时时刻刻都在发生,每个人都要在委屈、愤怒、失望、无措和不甘中学会接受。
    失去了,便是缘分还不够。
    顾初九深吸一口气,周谨南身上混着烟草的淡香水味窜满她的鼻腔,熟悉的味道在她心底升腾,踏实得让人眷恋,贪享。
    可能她这辈子与世间万物的缘分,都被换作与这个男人相遇和相爱了。
    顾初九在他怀里抬起头,深情的眼望向男人的脸。
    路灯在他头顶撒下光来,照出白色雪花从天坠落的模样。
    她踮起脚,伸手抚开落在他发梢的雪,指尖沾上一片湿润。
    “周谨南,下雪了。”
    【还有谁比我们九九更痴恋】
    【世界在她心里不及一个周谨南】
    【姐妹们,求求你们去看《探窗》啊,真是泣血推荐。这本是之前写《滚烫》的神仙太太的新文。可!他!吗!太!好!看!了!每一章看完我都会有种想尖叫的冲动,怎么能有人文笔这么好?这么会揣度情绪?这么能搞事搞事?真的真的真的太好看了!!哦,还有,虽然现在男女主的情感还在萌芽,但是剧情已经开始炸了,而且我必须说一下副!c!p!(我第一次这么吃小说里的副cp),手辣心黑总裁   x   已婚貌美女主播,我的马鸭!他俩已经彻底让精虫上脑了!!!】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