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振(1v1 h) - 溪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周谨南去溪地的第二天,南大开学。
    学校新建的体育场在新年落成,剪彩典礼和开学大会被办在同一天。顾初九按要求去班里签到,辅导员等人数够了,就让班长带着大家一起往体育馆走。
    顾初九在半道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。她驻足原地,远远看见黑色轿车也拐去体育馆的方向。她放慢脚步跟上队伍,等落到队伍最后,才偷偷溜走。
    体育馆八成又是周氏的慈善建筑,不管黑色轿车里现在坐得是谁,她都不想看见那些伪善的脸。
    顾初九挑着难行车的小路往学校外面走,开学第一天没课,她打算回家补个回笼觉,谁知半路碰上不速之客。
    “顾初九,你不记得我了?”不知是留心寻找还是真有缘分,习骁刚从北边小门进校,老远就看见正往这边来的顾初九。他兴冲冲跑过来,可她却视而不见地走过去。
    被拦下的顾初九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
    “你不去开年级会,想从小门溜号?”习骁得逞地笑,“信不信我去找你辅导员。”
    “幼稚。”顾初九往旁绕开。
    “别急着走啊,顾初九。”习骁退了两步,重新拦在她身前,“都是校友,认识一下啊。”
    “你烦不烦。”
    习骁微愣,第一次见女生对他这般厌恶,还是他略有好感的顾初九,心底不免憋闷了火,“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,等我姐嫁给周谨南,隔两年怀孕生孩子,你一个被养在外边的外姓女,还有什么可得意的。”
    顾初九冷下脸,重新把目光投到他脸上,“你查我?”
    她表情冷肃,习骁记得她之前给他摁树上打时,就是这般脸色,不免心底有些怵,硬压着小腿没后退,“只是想认识你”。
    见她没说话,习骁又补充道,“我们早晚都要认识。”
    “呵,你都把我查个底掉,还想认识我?认识我,跟我乱伦吗?”顾初九冷笑,脸上的冰冷和缓了些,话语仍是轻蔑,“你姐不是要给我当后妈吗?你以后认识我的机会多着呢。”
    习骁被她问得哑口无言,他否定不了某些心思。
    “我和你说过了,周谨南不会是你姐夫,麻烦你以后别来烦我。”顾初九伸手推开他。
    习骁没再追上来。
    *
    顾初九独自在家里呆了三天,周谨南始终归期未定。周五最后一节下课,她背着双肩包直接打车去了机场。
    她第一次来溪地,下飞机就感受到了这个国家地图最南端的城市,名副其实的四季如夏。去机场卫生间脱下身上的厚衣服,她拿出包里轻薄的裙装换上。
    等到了周谨南下榻的酒店时,敲他房门人不在,服务生也不能直接替她开门。顾初九本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才偷偷跑来,现在也不想打电话破坏气氛。只好苦哈哈地候在酒店大厅,呆望窗外。
    日光将近,顾初九瞧见了从车上下来的周谨南,眸光一亮,飞快躲去门边。只等他迈入自动门,顾初九从后跳到他身上,抱住他的肩膀。
    “周谨南!”
    听见是顾初九嬉笑的声音,周谨南卸下捉她手腕的力道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惊喜呀。”顾初九凑近脑袋,从他肩后伸到面前来,仔细观察他的神色,“你不想我来?”
    酒店里来往的人频频对亲密背抱的二人侧目。
    周谨南的手臂从下搂住她的腿,把人扶稳,又继续往前走,“我后天就回去了。”
    冷淡平静的话,对她的到来没有表达惊讶,也没有喜悦。
    顾初九应了一声,晃荡被他手臂圈住的双腿,“放心我下来吧。”
    周谨南在电梯间把人放下来,顾初九抿嘴站到一边。
    她跟着他进电梯,出电梯,在他用卡片刷开房门时安静地等在身后,不再言语。
    伴随清脆轻响,周谨南推开房间门,他走进去,扶着门柄转身,看着门外沉默闹别扭的顾初九。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    顾初九低头走进去,路过他直接进了最里头的套间。
    周谨南把门关上,去浴间湿了一条毛巾,走进套间便看见垂头坐在床边的小姑娘。
    “右手给我。”
    他站在她身前。
    顾初九也不看他,一动不动地独自生闷气。
    “下次不要突然从后面出现,我会伤到你。”周谨南轻叹,弯下腰,还有湿意的指捏起她的小臂,察看她手腕处那圈浅浅的红印。
    冰凉的毛巾被敷在她手腕上,凉得顾初九一个激灵,片刻后感觉到右手腕处微微灼热的痛感。
    她这才肯抬起矫情的眼看周谨南。
    周谨南没有看她,将手里的毛巾在她腕处缠了一个圈。
    “看你一脸不高兴,还以为你是不想我来。”顾初九低声抱怨。
    周谨南轻笑一下,将毛巾换到左手捏住,直起腰。
    他空闲的右手抚上顾初九的侧脸,指腹在她脸颊上轻轻刮蹭两下。
    “我没有不高兴。”
    顾初九没反驳,但眼神明显不认同。
    周谨南没有继续解释,安静地等待毛巾被两人体温染热。他低下头松开毛巾,右手承着她的小臂,左手将毛巾搭到一边的沙发椅上。
    顾初九看向那圈淡粉的痕迹,冷敷后颜色变浅许多。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她高举被他捏在掌心的小臂,小幅度朝他左右晃荡手腕。
    周谨南扶住她的手掌,左手食指触及她手腕处的皮肤,那块儿已经被毛巾染得微凉。
    “真不疼。”顾初九收回手。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顾初九坐在床上,仰脸看着面前的周谨南,想想还是心有郁结,“但我刚才生你气了。”
    周谨南低头看她。
    “现在也还是生气。我跑来看你,你却一点都不惊喜,冷冰冰的,连个笑容都没有。”
    她不满地抱怨,周谨南听着听着就笑了。
    他望着床上作势装恼的小姑娘,屈腰俯身,在她撅起的嘴巴上落下一枚轻吻。
    “初初,我很惊喜,还很想你。”
    这叫什么呢,可能就是爸爸粉与男友粉的较量
    一个只关心伤到没,一个更想亲亲抱抱举高高
    你喜欢哪个~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