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宦官的难言之隐(8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幽暗潮湿的地牢内散发着一股陈旧的恶臭,墙壁上长燃的火把也无法驱散这里的阴冷。
    仰躺在深处一间囚室中的女人,衣衫凌乱,乌发脏污,脸上诡异泛着红晕,半裸着劈腿躺着,瞳孔中是一片死寂。
    轻薄的鞋履踏在地面声响细碎传来,囚房的铁索微微响动,而后随着门开,地上的女人偏头看去,竟然是一个貌美得近乎妖邪的内侍。
    面色白净的紫衣太监缓缓走近,那副精致的面孔上,眸子微微眯起,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怒火。
    春晓低腰一把擒住了朝鹿公主的下颌,将她的脏污的俏脸硬生生抬起,直直看进了她的眸子中,狠声:“混账,你都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本该纯洁天真的女主,竟然在婚前与一群侍卫厮混,被夫家捉奸在床,这剧情崩坏得令春晓手发抖。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所以女主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漏洞吗?女主的人设崩坏了?从一个纯情少女变成了淫娃荡妇?
    大颗大颗泪水从朝鹿公主眸子中滚出,身处异乡遭逢巨变,这个稚嫩的少女在大太监的手下瑟瑟发抖,几乎控制不住地摇头,哭着喊道:“本宫没有,是这群大魏的奸贼陷害本宫!待我回国定要让父王将你们统统杀光!……”
    春晓捻着朝鹿公主的脸颊,忽然低头凑近她的脖颈嗅了嗅。
    朝鹿公主的骂声突然停住,涨红了脸颊,惊惧地瞪着眼睛。这死太监不会要对她做甚事?
    朝鹿公主控制不住发抖时,却被狠狠甩到一旁,背脊挺直的白面内侍眸色愈发凌厉,目光转向不知何方,口中喃喃出叁个字。
    魏延安。
    朝鹿公主看不出这个柔美太监的来头,一面担忧自己会被他羞辱,一面又忍不住猜度他与魏延安的关系,为何能深入天牢如入无人之境?
    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上朝鹿公主的头发,这个太监忽然笑了,笑着凑在她的耳边,温柔地哄道:“公主殿下,奴才可带你离开此地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离开地牢后,春晓在莲池边洗手,看着倒影中沉默的面庞,陷入深思。
    朝鹿公主被人下了迷情药。
    能够设局困住一国公主的人,有动机设计西胡公主的人,只有那个春晓养了八年的小皇帝。
    和亲公主婚前失贞,魏延安便有足够的理由出兵灭了西胡,再指令他的眼中钉肉中刺——李傲道领兵。倘若李傲道胜了,便得西胡国;倘若李傲道身败战死,亦正中下怀。
    真是好算计!
    春晓就这冰凉的池水细细思索着,忽然身后空气一动,春晓下意识起身侧过闪避,却被那人伸手抱了个满怀。
    身着明黄龙袍的年轻天子弯着眉眼,将春晓紧紧箍住,嗓音雀跃又哀怨:“小春子偷偷溜出宫这么些天,把朕一人丢在宫内,真是狠心!坏透了。”
    少年身量几乎月月都在抽长,如今春晓已经需要仰头,才能看见那俊挺的眉目了。
    春晓偏手甩了甩手上的水珠,挑了挑眉,又垂下眼睫,慢慢道:“这皇宫里,无论太监宫女,只要做满十年,若不在贵人身旁服侍,便可请退归乡。陛下,奴才的年纪大了,该是回乡的时候了。”
    英气的少年天子微微皱起眉头,“小春子一直在朕身边伺候,朕也离不开您,谈什么回不回乡?你就永远陪着朕,有何不可?”
    没有谁离不开谁。看来这个魏延安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下一个漏洞。春晓看着魏延安腰间金线流苏,唇角唇角抿成一条线,魏延安必须攻克西胡,也必须迎娶西胡公主为后,必须令西胡公主一个月后怀上孩子!
    春晓冰凉的指尖被魏延安握住,她缓缓道:“奴才遵旨。”顿了顿,又接着道:“只不过,近日摄政王王府事务繁多,王府管家在内外布置打点上,有许多方面希望向奴才请教,奴才隔几日怕得出宫走一趟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魏延安漫不经心揉着春晓的指头,压了压眉头,意味不明,“小春子可是,能者多劳了。”
    “陛下过奖。”春晓不去想这男人藏在面具后另一幅精明面孔,只是猜度着,他怕是要将自己算计进他的局中。不过这样也好,男主早日成就大业,春晓也能早日结束这个世界。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除了李傲道怒气冲冲来看过春晓一回,质问她为何不打招呼便离开王府,没说几句话便被魏延安的小太监请走,余下的时间,春晓都跟在这个小皇帝身边,他读书时为他研磨,他垂钓时,为他提篓,他小憩时,为他打扇……
    魏延安颇为享受小春子近日的乖顺,仿佛完全将那日血染朝天殿的起因忘却了一般,每天睁开眼是那张脸庞,闭上眼之前看到的,也是令他骨酥肉麻的身姿面容,只要想着小春子的唇,想着他专注凝视着他的目光,魏延安便能在龙塌上,用他偷来的小春子的亵裤,裹住自己的龙根,狠狠地泄出来。
    自魏延安初通人事,便发了疯想要尝一尝他自小喜爱的春公公的滋味。
    只是小春子毕竟是个男人,即便是残缺的。帝王断袖,是丑闻,魏延安如今还未将这天下牢牢掌控在手中,所以只能将心底日益狰狞的恶兽困锁。
    李傲道前去偏城操练兵马,这天春晓给小皇帝上了一碗参汤。
    每日傍晚,春晓都会为魏延安端上一杯参茶,魏延安也习惯了这份关慰,这日也是毫不犹豫地一口饮尽。
    只是在沐浴后,身体便开始发热。魏延安躺在床上,白皙的面皮浮现粉樱般的色泽,呼吸微乱,微微闭了眸子,魏延安伸手握到了自己坚挺灼烫的鸡巴。今天的汤,有问题。
    寝殿的门缓缓推开,仿佛掐准了时机,一名身姿苗条的少女钻了进来,在门前占了半晌,似是鼓足了勇气,才缓缓走向明黄色的龙帐龙床,接近内里紊乱的男人呼吸声。
    朝鹿公主铭记着那个阴柔太监在自己耳边说的话,也对那人蛊惑般的笑容印象深刻。外貌是一个女人最锋利最无形的武器,身体亦是如此。
    朝鹿此刻只要同这龙床上的男人滚在一处,不仅她祖国危难可解,她的困境,也将不复存在,她此行的目的,也顺利达成。更甚,若朝鹿……杀了他?
    魏延安一手攥住一件白色的亵衣,在鼻尖深嗅一口,而后裹住自己胀痛的位置,咬着牙关,近乎自虐地撸动着,磁性沙哑的呻吟从口缝中溢出。
    猛然察觉殿门开启,魏延安猛地睁开了通红的双眸,陌生的气息一点点接近,他劈手拿起床旁长剑,撑起身子,一把拉开帘帐,便与那羞涩又惊慌的女子对视上。
    鲜血喷涌而出,溅上了帘帐,头颅滚落在地,尸体轰然倒落。
    春晓站在窗外,只觉得头皮一阵发凉,她的女主,死了?女主,被男主杀了?
    一阵寒意猛地从脚底腾上后脑勺,春晓来不及反应逃跑,面前那扇花雕窗户忽然大开,夜风猛地灌入殿内,将内里血腥气席卷而出,熏得春晓一阵怔忪。
    再细看,那森冷黑影立于窗前,满头黑发在夜风中如鬼魅般。
    布满血丝的凤眸狠狠摄住了窗外的春晓,那持剑的高挑男人,手中长剑锋寒,眸中的恨意与热度,似乎要将她一口吞下,如一只挣脱锁链的巨兽,咆哮着。
    春晓被魏延安一手拎了起来,直接从窗外被揪住衣领,压到了屋内,脑中只回荡着四字。
    ——在劫难逃。
    (在看的吱个声呀呀!需要动力!QAQ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