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母亲,你看我(浮雍番外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浮家那时候,还只是京城几十个不相上下的世家其中一个,算不得顶级,却也钟鸣鼎食有钱有势。
    浮雍出生的那一年,也是他父母离婚的那年,她的母亲拿着一笔资源毫不犹豫地结束了这段豪门联姻。
    父亲并不是个聪明的人,没有经商的头脑,更别提斡旋在京城这群老狐狸之间,争权夺利。浮家全靠老爷子一个人强撑着。
    当他的父亲对自己的私生女,展现出了龌龊的占有欲,浮家老爷子被气死了。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浮家要没落了,那些老谋深算的豺狼们纷纷摩拳擦掌,密谋打算着,都已经商量好了如何瓜分这份即将倾颓的庞大基业。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浮家那个一直沉默寡言的雍小少爷走了出来。
    冷言少语的少年自小便不是讨人喜欢的性子,像个被录入了程序的机器一般,按部就班却又极其迅速地完成了学业。
    从国外回来的第二年,少年将他父亲的一切权利卸下,取而代之  。
    在他父亲暴怒的骂声中,浮雍冷静地抬起手,一枪射穿了他父亲的右眼球。
    “我不介意杀了你,如果父亲再一次忤逆我的决定。”
    明明才十七岁,身形清瘦的少年站在风里,冷漠地看着亲生父亲在鲜血里打滚哀嚎,无动于衷。
    起初无人将这个少年放在眼里,只当是个心性狠辣,自不量力的初生牛犊。
    后来,全京城都沉默了。
    喧嚣的都已经跌落在泥土里,寂静在浦江的黄沙下。
    那根本不是一个磊落或是卑鄙的对手。
    这个人在国外的时间,都干了些什么?京里人的得来的消息都只说是在一心求学。而实际上,他已经建立起一个勾结了各国政权的庞大商业版图。
    这是,完全无法正面交锋的敌人。
    浮雍短短叁年,便肃清了这个祖宅所在城市的声音,而后放慢了动作。
    他们都在揣测“那位”接下来会对谁家下手,会做出什么样的大事,会不会厌倦这个地域,什么时候能够离开……
    浮雍却饶有兴致地看起了他父亲和妹妹的戏。
    将一心爱慕自己的妹妹,送上那个男人的床,完全是随手顺便。
    而制造夺走他们生命的飞机事故,也不过是失去看戏兴致之后的,随手顺便。
    父亲与妹妹死后,留下的遗嘱里,老头子竟然妄想将他们苟合诞下的遗腹子浮春晓过继给他。
    浮雍起初并不想抚养什么小孩,可后来又觉得很有趣,因为,他从这个孩子日益见长的目光中,看到了同她母亲一样贪婪的光。
    耐着性子看了十八年的戏,厌倦了这个女孩与她母亲如出一辙的追逐,浮雍便将她随手送给看过路的一群酒鬼。
    如果能够提先预知这个女人将来会成为,对他那般重要的存在,浮雍还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吗?
    他会。
    日子春夏秋冬地流逝,看不到色彩的茫然中,浮雍偶尔会觉得,自己来到这个世界,顺从它的运转,墨守它的规则,接受它的桎梏,似乎只是在等待着什么……
    万幸,他还算及时地捡到了她。
    冷冰冰的雨夜,浮雍在车窗里看着那个歪着超市门口,冻得微微发抖,却还是沉入睡梦中的身形,微微扬起了唇。
    浮雍推开车门,身后为他撑伞的保镖自然走上来,漆黑的高级皮鞋踩上水泥地的雨水,缓缓停在那个女人身前。
    浮雍俯下身,细细地打量着她。
    是很熟练的脸庞,他那父亲与妹妹留下的孽种,一样想要爬上他床的虫子。
    可是,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。
    浮雍忽然抬手,晃了晃身旁的树枝,栀子花树扑簌簌地抖动,雨水便四散着抖落到一旁的女人身上。
    春晓是在一片冷意中睁开眼睛的,刚睁开眼睛,便对上了一双深沉的墨眸,再接着是发觉到,这是一个男人。
    极高极美,俯视众生般漠然地看着她,冷风被他挡去一半,却还有稀稀落落的雨珠自头顶撒下来,春晓缩了缩脖子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    男人低低地笑了一声,按在了春晓的脑袋上,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    春晓挥开了他的手,警惕地打量着他。
    浮雍温和地笑了出来,和缓的嗓音在这个寒凉的雨夜,融合了栀子花的浓腻,像是一场大梦初醒的遥远,他终于说,“找到你了,跟我走吧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(浮雍番外结束)
    (大概就是初遇一眼万年,后面不能多写了,涉及剧透……你们可以当成这个男人开挂了,本身就是个挂,所以命中注定早死,需要窃取俩儿子的寿命……)
    (下午还有小春昭的番外,稍微等一等!!提前为600珠珠加更!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