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妹妹,最好不要骗我(16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沉……春晓。”
    成群飞鹤掠过错落在云间的仙舍,猎风呼啸,黑发白袍的男人立于檐顶,遥遥看着远处的海选现场,缓缓落下手指。
    千里外的那道冲天金光跟着熄灭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再辽阔浩荡的海选现场,作为参与其中的一位,春晓无法看到全貌,自然无法体会那种人海延绵的震撼,而眼下自天空如流火般降落的赤红的光团,铺天盖地地坠落,仿佛世界末日般壮阔到极致的景象。
    若不是知道这是第二关的进入方式,没见过世面的春晓儿就要抱头鼠窜了……
    人群掀起一片低低的哗然,如浪潮一波波起伏。
    春晓仰头,被一只光团砸中额头,一瞬间便消失在原地。
    眼前再能够视物时,已经不是万和宗下摩肩接踵的人潮,而是一片辽阔的黄沙,滚烫的熏风刮过粗粝的沙子,细微的颗粒在脸上扫过,有些微微的痒意。
    再回过头,是一面无边无际的丛林,粗壮的树木拔地而起,草木茂密繁盛,深林独有的潮湿寒凉在鼻尖浮动。
    所以这是被传送到了沙漠与密林的交界线?
    春晓从周围人的口中知道这次参与考核的共有几百万人,而在第一轮考核后,进入第二轮比试的,应该还是几百万人,毕竟第一关并不存在淘汰机制。
    而在往年的经验中,第二关之后,只会留下二千到六千人。
    几百万进几千,可见第二关淘汰之狠,关卡危机之密集。
    短暂思考了一会,春晓身边一同传送过来的人互相打量后,不约而同选择了进入密林。
    第二关的过关条件只有一条,就是存活到九天后。
    而在第九天秘境关闭前,每个人在秘境中获得的灵植法宝等机遇,都会统一清算,达到分数线的便会出现在第叁关的天梯下,而不合格者则会回到第二关开始的海选校场里。
    春晓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女主考核的剧情,抬脚朝荒漠走去。
    虽然密林的灵植奇遇几率,要比沙漠高,但危险也高出很多。
    春晓如今连修仙的门槛都没有摸到,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,没有冒险的底气。再加上她也不认识那些高阶的灵植,便只打算去荒漠摸一摸有没有土灵石和仙人掌精华,先练练手,后面再抢女主一个传承,这趟考核差不多就稳了。
    没错,这看似只是阵法虚拟出来的秘境,里面其实是有着一个传承的。
    作为年年转换考核场景,危机捉摸不定,万和宗沿用数千年的考核秘境,里面其实有着一个千年前阵法老祖的馈赠传承……
    春晓整了整背上的小包袱,从里面掏出一把小锄头,板着脸踏进黄沙里。
    大概是四年的种田生活,彻底激发了她灵魂中种花家的种田天赋,所以在潜逃出来时,她顺手揣了一把小锄头在包袱里。
    如今那些同届考生个个衣着光鲜,手提利剑或是长刀宝鼎等法器,春晓则拎着一把小锄头,扎紧裤腰带,义无反顾地走在沙漠里,走几步,蹲下来用小锄头刨一刨。
    春晓还是第一次知道,自己在这个世界,竟然还有个欧皇属性。
    五六个有棱有角的土灵石被她捧在手里,随便捏起一颗对着阳光,能看到周围反射着六芒的光,耀眼的日光像是被吸收了,整颗灵石散发着温润的光,甚至有点暖暖的热度。
    如果不是刚从沙里面挖出来,春晓倒想咬一口试试……这家伙属实有点像黄金。
    就在春晓偷偷看了看无人的四周,张嘴想要咬一口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——
    “你饿了?”
    春晓受惊似的回过头,是一个雪肤月貌和这漫天黄沙格格不入的美男子。
    “沉大?!”春晓脱口而出。
    男人缓缓抿了唇,日光滤过浓密的睫毛,显得那眸内神色有些看不清。
    四年未见,他长高了许多,原本春晓需要仰头看的人,现在需要仰得更高了,那原本还有些稚嫩的少年弧度,现在都褪成了冷硬锐利的成年男性轮廓,即便无论是五官还是每个发丝都精美得不似真人,但却不会让人认错他的性别。
    男人喉结动了动,微微笑了,“小二。”
    春晓吸了口气,忽然有些无措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    按照剧情,沉大应该在四年前就入了万和宗啊!
    那个天灵根的尚绝师叔,难道不是沉大吗?
    啊?
    黑发如墨,男人一身玄色衣袍,双手收在广袖中,发丝被漠风扬起,眉眼深邃,定定地看着春晓,似乎在用目光描摹她每一处的模样,好半晌才伸出手,将春晓抱进了怀里。
    “万和宗新弟子海选,我也来参加。”蜕变得低沉磁性的男声落在春晓耳侧,一只手缓缓收紧,将春晓牢牢锁在宽阔的怀里,“万幸,遇到我家小二了。”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    天灵根的尚绝师叔不是她哥……那会是哪个小贱人捷足先登了?
    怀里的土灵石有点咯,春晓沉大抱了一会,便将他推开了,皱了皱眉,想了一下,塞了叁颗土灵石给他,“你是从哪来的万和宗?”
    沉大没有接,而是从袖袋里取出一只精美的储物袋,系在了春晓的腰侧,“拿着会累。放袋里收着。”
    春晓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沉大熟悉的温柔的话,忽然有些泪目。
    垂下头揉了揉眼睛,春晓捏了捏腰间的小袋子,这个袋子要比李斐然那个精巧多了,但是,“我……我不会用。”
    “滴血认主,然后顺心意收放就可以。”沉大拉过春晓的手,眉头微微皱了皱,道:“这些年,你去了哪里?怎么弄成这幅样子。“
    春晓看到自己粗糙的手,被沉大那白皙匀亭的手掌握住,不由缩了缩,“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了。”
    沉大低下头,“说。”
    “那年……”春晓看了眼沉大的脸色,迟疑:“村庄遭到魔族入侵,我惊吓过度晕了过去,是曾经在山林里遇到的那个玄江道人救了我……醒来后  ,想要去寻你,却怎么也找不到,于是便留在了他的宗门修仙……”
    春晓抽不出自己的手,便垂头慢慢回忆,那些记忆里黑暗的画面,在她亲手杀了那老太婆后,便似落了灰般,“后来遇人不淑……落到了一个恶人手里,遭了几年罪,前阵子才逃出来,想要参加万和宗的海选,碰碰运气。”
    春晓最后还是轻描淡写。
    “恶人在哪?”沉大嗓音微冷。
    春晓喉间哽了哽,恶人已经被她杀了,可是这能和沉大说吗?
    他们曾生活在一个窃钩者诛的封建王朝,如今的沉大能接受一个杀人犯妹妹吗?
    “她已经洗心革面了,我也不想和她一般计较。”春晓随口敷衍过去,转移话题道:“哥哥这两年是在那里,你的衣裳真好看呀。”
    沉大的眸子暗了暗,“只是有些不值一提的际遇。”
    春晓还想再问,沉大却直接打断了她,“先认主。”
    储物袋需要滴血认主。
    沉大忽然抬起春晓的脸颊,然后吻住了她的唇。
    辗转厮磨,舌尖顶开唇齿,便缠绵地扫荡卷挑着她的舌尖。春晓还没反应过来,沉大忽然用力,咬破了她的唇瓣。
    男人的唇边便染上了一丝血色,指尖挑起春晓唇瓣的血珠,点在了她腰间的储物袋上,“可以了。”
    春晓一下子捂住唇,“哥哥。”
    沉大点点头,牵起春晓的手,“嗯。”
    春晓的另一只手还握着小锄头,从遇到沉大开始翻涌的复杂的情绪,她到现在还没理清楚。
    在来万和宗之前,她只想着远远看他一眼,然后就冷酷无情地成为一个任务机器,努力扮演一个合格的女配,成为女主随叫随到的垫脚石,被她打脸,提供爽感……
    可是,竟然会这种情况下遇到他。
    “哥哥。”春晓捏紧了沉大的手,又喊了一声。
    沉大在这里,那万和宗那个天灵根的尚绝师叔是哪里来的……
    沉大又“嗯”一声,停下来,随手捡起一颗土灵石,塞进春晓的储物袋,“怎么了?走不动了?”
    春晓摇摇头,她的全盘计划都被打乱了。
    “那是饿了。”沉大沉吟了下,“要吃桃酥?”
    春晓不饿,这些年,总是吃不饱,所以她现在已经不太能区分什么是饥饿的感觉了,胃部经常性的灼痛,她已经习惯了。
    但是桃酥,在她记忆力好像是很好吃的。
    沉大摊开手,掌心是半块桃酥,“吃吧。”
    春晓毫不犹豫接过,几口咬掉,脸一下子皱起来:“桃酥是这个味道的嘛?”
    记忆有些模糊了,但味道似乎没有记忆里那么好吃,反而有些奇怪。
    “很久没吃了?”沉大再摊掌,提出一篮水灵灵的果实,嫩绿殷红娇黄洁白,看起来便十分可口。
    春晓拿了一个果子,抬眼去看沉大,目光从他面庞和衣靴划过,“你这些年,应该过得不错?”
    沉大笑了,唇角的弧度很大,“是啊,这些年,过得好极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