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是个鬼的小宝贝(1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春晓这一世只是个小炮灰,出生在一个十分偏远,堪称深山老林的小山村,闭塞落后。
    大概是卫生条件太差,再加上身体弱,从生下来便叁天两头生病,发热腹泻夜啼,后来她的父母在一场山洪里面丧了命,只剩下一个奶奶带着她。
    在她叁岁那年,庄稼收成很差,山里有猛兽下来吃了好几个人,村长和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者们聚集在一起商议,最后是一个年纪最长的老头子神神叨叨地说,往年村庄里都有每隔十年便像山神进献新娘的习俗,现如今新社会已断供奉了五十余年,山神约摸是等不及了,派遣山鬼们下山警告了。
    落后闭塞的小山村,封建残存与宗族势力十分严重,尤其是德高望重的老者,说得每句话都得男人们信重,于是再叁考虑,便决定再向山神献新娘。
    村子里由于重男轻女思想,女童并不算多,但加起来也有十多个,春晓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但是无依无靠,好拿捏的女童只有她一个。
    所以在奶奶的悲号中,春晓惊慌失措地被一群男人围住,一个妇人用红色的长绸包住她的脑袋和头发,腰间也系了一条红带子,然后由一群男人抬着往深山里走去。
    春晓儿这时候年纪还小,昨夜还在发烧,虽然被寒凉的山风吹了有几分清醒,但紧接着又在大汉们节律性的抬动下昏睡过去。
    醒来的时候是个一片枝繁叶茂的深林,粗壮的古木参天,一丝天光也透不下来,春晓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好在如今是初秋不算很冷,但是饿得受不了。
    她左右打量,四顾无人,深幽幽的林子里十分恐怖,像是不知什么的地方就会钻出一些脏东西。
    春晓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丢出来,此时真的怂了,封建迷信害死人。
    她这世不会出师未捷,叁岁早夭吧。
    想着想着,春晓就忍不住哭出来,哭得很厉害,哭着哭着又怕有虫子咬她,在附近找了找,找到一块大石头,一边用袖子抹眼泪,一边往石头上爬。
    她这辈子太惨了,发着高烧,被抛弃荒野。
    哭着哭着,年幼病弱的小身子撑不住了,又栽了过去。
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,林子里已经有微微的光,比先前要亮许多,春晓爬起来,摸摸自己的额头,将小衣服裹紧,准备下去找点东西吃,她可以接受一切被动死法,但不能被活活饿死。
    刚准备蹭下石头,就发现脚边放着一捧叶子,里面有一堆红嫩嫩的果子。
    这是很好吃的甜果儿!
    巨好吃!
    好吃到春晓可以为了它在这个村子里开开心心过日子的程度,上个月还因为馋嘴,爬高摘这个果子,将自己狠狠摔了个跟头,脑袋上磕出了一个大包,她都要怀疑自己摔傻了。
    但是现在看到甜果子,还是美滋滋地掏过来,抱在怀里吃。
    差不多吃完了,春晓挂着泪痕,用叁岁小孩的脑子后知后觉想起来,这是谁送的?
    一下子,奶奶和她说的那些小村怪谈鬼故事,全都涌上心头。
    村里的老太太不会那些温和的,带有教育意义的睡前故事,春晓每个睡前,她奶奶就和她说一些类似深山老鬼什么的,吓唬吓唬她,防止她进山玩耍或是下河玩水……
    春晓把自己吓到够呛,忍不住又开始哭,真的不是她故意,叁岁小姑娘的身板,又娇又弱,泪腺发达极了,还受了委屈和刺激,只要一瘪嘴,泪珠子就扑簌簌往下掉。
    春晓将吃完的叶子一丢,将自己抱成一个球,枕着捆脑袋的红绸,继续哭。
    林间黑沉沉的,山风从树缝里钻过发出鬼哭般的尖声,一点鸟叫都听不到。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没多久,她感到自己脚脚被戳了一下,猛地坐起身,她戒备地四处打量。
    眼尖地发现脚下,又多了一捧甜果儿!
    这真是,太棒了!她还没吃饱!
    而且似乎,哭得越厉害,果子越多!
    迅速将甜果收到怀里,春晓抿着唇,一下一下吞进去,果核攒了一个腮帮子,就机敏地转转眼睛,朝四面八方都吐一遍。
    “恶灵退散,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    考虑到自己还是小童,还有童子尿,春晓犹豫了一下,又伸手解裤腰带,准备扒了裤子绕着石头尿一圈。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屁股有点凉,春晓又警觉地把裤子拉上来。
    先不提山神存不存在,能接受这么幼齿新娘的山神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说不定是个淫棍,她这脱了裤子说不准正中老色鬼下怀。
    将裤腰带扎紧,春晓面朝红果子出现的地面,端端正正坐着,“哪个讨厌鬼,给我滚出来!”
    想了想,春晓又怕滚出来吓到她,又道:“给我滚开,不准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    虽然原着并没涉及到什么鬼神,但她也不敢断定这个世界会不会有鬼神,春晓觉得她奶奶既然和她说了那些鬼故事,应该就是这里鬼神界的规矩和风俗。
    想到有个故事里,一个彪形大汉走夜路,遇到了鬼拍肩,毫不犹豫一顿骂爹骂娘草来草去的脏话,将鬼怪吓得屁滚尿流不敢出现,春晓十分敬佩,决定效仿一下。
    用尽毕生词汇,用尽十二年应试教育四年大学生涯以及若干年摸爬滚打的社会经验,春晓绞尽脑汁将那些脏话都骂了一遍。
    山林里一瞬间风声都听不见了,只能看到一个裹着红头巾的小姑娘,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歪歪扭扭箕坐着,一连串饶舌般的成语砸出来,气势十分凶狠。
    过了一会,春晓抿着嘴巴巡视一圈,在石头下面看到几颗红果子,还有一朵粉嫩嫩的小花。
    春晓雄赳赳气昂昂走下来,将果子接了,小花一脚踢开。
    果子被她揣在兜里,准备当做晚饭,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午。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她准备先在这里窝一夜,明天再想办法离开这里,必须得回家,只有进入人类社会,她还能考大学!她要考大学,应聘白衣天使,然后投身到炮灰任务中!
    抱着兜里的果子,她又缩成一团,支着耳朵,听着周围动静。
    她想,这附近大概有只呆鬼,真的将自己当成山神的新娘,在供奉自己。
    一个傻子,还好是个傻子。
    春晓觉得自己四两肉的瘦排骨,不够吃,也不够吓。
    想着想着,脑子昏昏沉沉,打了个喷嚏,她哆嗦着抱住自己膝盖,睡着了。
    还好今晚没有拉肚子,不然还得和自己便便的味道入眠,毕竟她的胆子只够她在石头方寸活动。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脚边物资很丰富,不但有甜果,还有几根人参灵芝和说不出名字的植物,甚至还有一只被捆住脚的小兔子。
    春晓和那只吓得半死的红眼睛兔子对视了一会,将灵芝人参一个个揣进怀里,这样子就算下山,村长也不会多怪她了。这些宝贝都可以换钱,换好多钱。
    (追-更:po18.app (ωoо1⒏ υip)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