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祸乱朝纲的贵妃(68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春晓连忙跟上他的脚步。
    春岙如今比她高出许多,走得快了,她便要小跑几步去追赶他。
    走在前头的少年抿着唇,唇角扬着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    “替我抱着书。”他托了托手,十来本书籍在他手心托着。
    春晓任劳任怨去一本本往自己怀里搬,刚拿了一本,他就道:“够了。”
    春晓抱着一本书,跟在他身后:“就只让我拿一本?这有区别吗?还不如你自己搬着。”
    她唧唧歪歪的。
    春岙面色淡淡:“既然你敢不欢迎我,那就要吃点苦,长长记性。”
    春晓无语地看着怀里的书,这一本书的重量,“还真是大苦头。”
    “阿岙你不懂,我是为了你好。”她苦口婆心,念念叨叨地说:“去松洲开开心心做一个小地主,是我为你安排的最好的前程。”
    走了没多久,在一个巷里偏门处,他停下脚步,转过身。
    “你怎知,我所想要的,最好的前程在哪里?”他的嗓音微冷,显然不悦。
    她嗫嗫说不出话,总不能说她熟读原着剧情,未卜先知吧。
    “夭山先生。”
    此时有几个男人和妇人路过,皆朝他们拱手施礼,“夭山先生。”
    春晓好奇地看着他们,春岙现在是当先生了?这个时代的先生,可是称呼名望大家的称呼。春岙如今这般博学,这般神气吗?
    春岙淡淡颔首,目不斜视。
    这几人显然也习惯了他的风格,拘谨恭敬地寒暄了几句,有个人忍不住问道:“这位,是先生的?”
    他们想问这陌生姑娘是他的什么人。
    “是我的。”春岙嗓音清冷,顿了顿,春晓心一紧,他才继续道:“内人。”
    春晓心又是一紧,可碍于这群人还没走,不好拆台。
    “夭山先生竟已成家?”
    “长安城的姑娘们可都要失望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先生与夫人,看起来便眉目俊俏相似,颇有夫妻相呀!”
    春晓拉了拉春岙的衣袖,被他扫了扫袖子,他淡定自若地回道:“还未摆酒,过些日子便会摆婚宴。”
    又是一阵恭贺声。
    等一群人走了,春晓走伸手去扭春岙腰间的肉,却发现捏不起来,这家伙摸起来蜂腰窄臀怪健壮的。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他站的笔直,垂目看着她猥猥琐琐的动作。
    春晓收了手,神情不赞同地道:“阿岙,你怎能骗人呢?”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然后俯身将马系好,摸出钥匙开门。
    “我和你说话,你听到没有。”她拦在他面前。
    春岙一把推开了门,扭头看她,清冶美丽的容颜惑人极了,他淡淡开口:“你若与我成亲,便不算骗人了。”
    春晓惊呆了,“我怎能与你成亲?我是你姐姐!”
    他们是双生姐弟啊!
    春岙指尖捏着细长的钥匙,纤浓的眉宇压低,唇角平直,“一个孤魂野鬼,是我哪门子姐姐?”
    虽然早就猜到这个家伙认出她的身份,但春晓还是不懂他怎么能藏这么久,她觉得他多半是猜测,“胡说什么,我若不是你姐姐,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”
    “我年幼早慧,两岁便开始照顾自己的童养媳了。这个答案,你满意?”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    我拿你当弟弟,你拿我当娘子?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一点没有变聪明。”他摇了摇头,将她手里的书拿过来。
    忽然像是察觉了什么,他猛然将手中的书卷丢出去,凌空的一声破裂声,接着便是森寒的剑光。
    “谢春岙!”
    气势汹汹,满身杀气的男人自空中飞掠,提起手中长剑便再刺出。
    “二叔叔?”春晓惊呼出声!
    轻软的一道声音,却瞬间令那持剑的男人,剑握不稳,骤然停下动作。
    一身黑衣,面色冷硬,高大峻美的男人,赫然就是早已死在南疆的谢家二将军,谢关元。
    此时他怔忪地看向出声的女子。
    春晓先是震惊,接着是怀念,最后就是出离愤怒了。
    “谢旋周!你当初弄丢了我弟弟的仇还没和你清算,如今竟然光天化日便来追杀我家阿岙了?你这是成心对我家阿岙不利了!”
    她一把将春岙护在身后,生气地瞪着持剑的男人。
    谢关元握剑的手紧了紧,神色有些暗沉,他的喉结动了动,盯着她看了许久,才晦涩出声:“谢春晓,你不懂这逆子做了什么。”
    春晓撸起袖子:“就是杀人放火,我都能替他兜着!”
    说着,春晓的气焰一下子嚣张起来了,“我如今可不是寄人篱下,要随你谢旋周安排的小可怜了,如今我是大梁皇太后,一手遮天,整个大梁都在我手下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谢二郎你休得放肆!”
    谢关元愣了愣,“陆慈死了?”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    春晓:“陆骊龙早死了!”
    谢关元怔怔半晌,忽然笑出声来,手中长剑轻颤。
    他的目光越过春晓,落在她身后男人身上,“谢春岙,过往之事,我不会再追究。日后你便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他转身欲走,忽然顿住,背着身子,道:“谢岑丘如今在谢府,你若要见他,今日便过来吧。”
    说完,他跃身离开。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
    都没死?
    肩头被人拍了拍,她转过脸,见到冷冷清清的小神仙不高不兴的模样,“你若要去见他,便去。只是,记得早些回来,西区光前街朱雀巷十八号,我等你来成亲。”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这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是闹哪样,“阿岙,你如今变得有些凶。”
    想当初,他傻乎乎的样子,多招人疼啊。
    春岙扯了扯唇,“我不凶,当初能从难民堆里将你养得白白胖胖带到长安城?”
    春晓辩驳:“就你一人天生白白嫩嫩,我可是黄黄瘦瘦的!”
    春岙默了默,“挺好看的。”
    春晓离开前,他又忽然叫住她,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。
    “那天晚上的烟花,我看到了。很漂亮。”
    春晓扶着门框,抬脚慢慢越过了门槛,指尖收紧。
    此去经年,再相见她已非当初愧疚不舍的女孩,心境与情景物是人非,她已走在了自己的道路上,闭目塞听地做着一些荒诞又恶毒的任务。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阿岙,我已经变了。”或者说她从未变过,只是以后她还会更坏,令所有人失望,令所有人愤恨,最终死得大快人心。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那般丑陋的模样。
    门扉关合前,她听到院内质感微冷的男声,落入她耳中。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你。“
    一滴眼泪瞬间从她眼眶坠落。那年乱世仓皇他们相依为命,而如今盛世太平,她却身不由己……
    (我宁愿春晓儿永远不要动情,我不想她难过。男配们或许难过一生,她却要痛苦好多年。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