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- 杀徒证道的师尊(5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春晓当即转移话题:“快看!这下头是什么山?这雪落得可真漂亮!”
    一群男人闻言,趴在舟边,伸着脑袋朝下看。
    单薄的云气下是隆冬的山脉,连绵起伏的山峦交相掩映,皑皑的一层白雪匀匀地覆满,间或又绿意渺渺,平日里喧闹的鸟虫兽啸归宁,天地间只余下空茫的寂静。
    无边无际的自然风光,蓬勃更古,月岚之指尖搭在云舟边沿,玉琢般的指节如凝霜,忽然道:“无论是千年前,还是千年后,一千年一万年,这些草木不断枯荣,山川不断变更,沧海桑田弹指一挥,面目全非,唯有头顶的明月与人间的四季,从没有更改过。”
    他的嗓音平静稳定,不似感悟,倒更似是平铺陈述,仿佛亲眼见证过时间与空间的无常,与明月四季的永恒不变。
    王泠一加固了云舟的防寒结界,“今日午膳不如吃鱼。”
    王泠一状似思考了一瞬,看向春晓:“师尊要吃鱼汤还是烤鱼?两样调料我都带了。”
    春晓:“……”两个男人仿佛不是一个画风。
    春晓:“鱼汤吧,比较暖和。”
    金宵趴在舟尾搅着掠过的云气,闻言扭过头大声道:“十一师兄,鱼汤我也要一碗!”
    “我也要,我也要!”趴在云舟边沿傻乎乎欣赏风景的弟子们,看了半天没看出来什么禅意,说到吃的就有劲头了,立马叽叽喳喳喊着要吃鱼,又从吃鱼说到北海的鱼。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宗门附近活动,倒是从未去过北海,听说北海的海鲜十分好吃!”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靠海吃海嘛!北海四处都有海鲜摊子,最有名的一南一北两部海鲜市场,网罗了北海所有珍奇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捞不着的!”
    “北部海鲜市场我四十多年前,去过一次!这辈子吃过最鲜美的鱼肉,就是在那了!”
    “最鲜美的鱼肉,贵不贵?好不好保鲜?咱运回来卖吧!”
    那弟子不好意思地挠挠脸:“我也不知贵不贵,我哪里买得起,只是试吃而已。”
    众人齐声嘘他。
    又有个弟子忽然神秘兮兮压低声音:“北海鲛珠你们听过没?”
    “听过听过,自然听过,可贵了!我有一次捡到一颗,卖了许多钱呢!”
    “在哪捡到的?”金宵竖起来耳朵,“你说,说不定是师兄我丢的!”
    那弟子被金宵盯了一眼,立马萎靡下去,结结巴巴一会,“就,就也不是捡到的,就是有一回,师尊的鞋子不是,掉了颗明珠,我就去帮师尊找了。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,师尊就送给我了。”
    金宵的耳朵垂下来,目光依旧贼亮,“师尊,你为何送他鲛珠,为何不送我?我入门时间,可要比盘云要久吧!你怎能厚此薄彼呢?”
    春晓抚了抚额,勉强从记忆里翻到那双鞋子,不记得是哪位送给她的了,弟子们都有得到好东西就献给她的孝心,月岚之也经常送她手工品,多半是月岚之送的。
    “我当初也没认出那是鲛珠,那被嵌在鞋尖上,我只当是粒普通的明珠。”春晓想了想,那粒珠子,似乎与月岚之前几日串的珠串很像,好啊月岚之,宝贝真不少,竟藏着那么许多鲛珠。
    月岚之被她盯着,气定神闲:“我还有许多,待编攒成品再送你。”
    空气中飘起了鱼汤的香味。
    春晓的注意力被转移,一群弟子的话题又被拉回到鱼上。
    金宵超大声:“十一师兄,这一锅要做成麻辣的!”
    云舟上架满了小锅,咕噜咕噜地滚着水,王泠一从乾坤袋里掏出来一堆小鱼干丢在地上,“要吃自己煮,师兄是用来伺候你们的吗?”他专心搅拌面前的小锅子。
    十个小锅子,正好对应十名雾峰弟子,魏宋也分到一个锅。
    他攥着自己分到的小鱼干,欲言又止,好在另一个胆大的弟子先言了,“十一师兄,我们也要吃鲜鱼,咸鱼怎能煮汤?”
    坐在舟头的男修墨发披肩,纤长的眼睫低垂,清寒的高空之风拂过他的发间眉睫,他不咸不淡地怼回去:“要吃鱼可以自己下去抓,不过云舟不会等你,抓完了自己爬回来。”
    金宵不爱口腹之欲,也不会做饭,早先是个小国皇子,嘴巴一直很刁,“不吃了。再等几天就到北海,不急。”
    正在捡咸鱼干的弟子们愣了一下,抱着咸鱼干的一个圆脸弟子道:“是哦,我们都已辟谷了,那还是不要吃了吧。”
    于是又稀稀落落将咸鱼干还给了王泠一,一群人排排坐,乖乖看王泠一熬汤。
    王泠一被一群弟子盯着,依旧气定神闲:“你们看得再久,这也没有你们的份。”
    魏宋在一旁慢慢熬自己的咸鱼汤,他想努力熬得好喝一点。
    于是过了一会,两碗汤送到了春晓面前。
    一碗是她劳苦功高的十一弟子熬的,一碗是男主魏宋熬的。
    整舟的眼睛都盯着她。
    硬着头皮喝完两碗汤之后,春晓决定之后在云舟上,还是不要吃东西了,被一群人盯着吃独食的感觉太诡异了。
    第二天没有吃早餐,王泠一又从兜里摸出了一把花生瓜子,分给她和众师弟,连魏宋都分到一小把,只有坐在舟尾喝风的月岚之没有。
    王泠一大度地问:“明府仙尊可要尝一尝?不是什么珍稀的点心,只是我自己炒制的粗食。”
    众弟子和春晓嗑瓜子看戏,果然有了瓜子,画面一下子就和谐多了。
    月岚之非常冷漠,扫了王泠一一眼,他与这个弟子没什么过节,这个弟子在雾峰的地位不可或缺,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,不在他的猎杀名单,“不吃。”
    月岚之化出一方小桌子,背对着众人,继续串自己的珠子,做手工活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